爱在广东安装
发布时间:2018-06-28浏览 40 次
 

爱在广东安装

 

第三分公司  罗凤芝

 

在南中国,有一个名字叫广东安装。她伴随新中国而成长,在六十年风雨历程中,如同红木棉一样,灿烂绽放,并深深扎根在这块热土上。有一群人,在春花秋雨中,他们头顶广东安装帽徽,坚守在建筑安装的最前沿,用自己的言行举止践行着“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诺言,他们也用爱打造着属于广东安装人的幸福家园。

我的名字叫“安全员”,我是广东安装人!

说起安全主任郭程,三分公司的员工无一不竖起大拇指:他可是我们三分公司的宝!退休前已有37年工龄的他,全司没有几个员工的工龄长过他;徒弟到处都是,无论走到哪个分公司,个个都认识他;做过的工程,没有哪个不获奖。广东奥林匹克体育场、广州会展中心、广州歌剧院,随便一个奖,拿出来都会闪得人眼睛发亮。

就是这么一个老爷子,从最基层的电工开始,通过不断学习、不断进修,获得了电气技师的职称。做过班组长,当过施工员,并作为分公司第一批全额承包的项目经理管过项目部,也在分公司质安总监的位置上一呆就是好几年。但心系一线管理的他最终还是回到熟悉的施工现场,在广州歌剧院项目一做就是四年。2011年,广州歌剧院顺利完工,拿到了省优、国优等多项殊荣。功成身退后,血压居高不下的他最终是在亲戚好友的“威迫”中,不得不住院了一个多礼拜。

2011年年初,适逢财富天地广场项目部质安员请了病假,这时恰逢大批农民工进场施工,对农民工的安全教育和管理工作即将脱节。正在休年假的他一接到分公司的告急电话,二话不说,马上以注册中级安全主任的身份赶到项目部,迅速理顺了项目部的质安管理工作,建立起农民工学校,笑称:“人老了还可以做教授。难得,不错!”如今,他接受分公司调令,又带着徒弟来到了岭南苑工地,肩负起岭南苑的安全职责。

项目部的人个个都喜欢他。因为他每天一来,总是有很多话题将整个项目部的员工都逗得乐翻天。监理单位的人“钟意”他,因为只要他一到,现场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业主的人也放心他,“只要他在场,心里就安稳了许多。”

他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忙着协助项目部做好各种计划;忙着帮同事们做好各种关系协调;忙着将各项工作条例化、程序化。忙里他还会偷闲,写写安全管理论文,钻研一些警句格言,拍拍一些安装人的足迹。2012年他退休前,有人问他为什么还要退休返聘回安装公司,退下来到处走走不是更悠闲?他回答:“在广东安装能做一天是一天,对得起广东安装人这个称号,就知足了。”

他就是这么一个实实在在的人。用项目部同事的话说:“他就是项目部的一个宝,他就是我们大家的主心骨”。

我的名字叫“施工员”,我是广东安装人!

罗业强,四川人,一个典型的80后项目副经理(1985年出生,现任三分公司澳门银河二期项目副经理)。他经常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施工员,我是为大家服务的”。

2008年,他大学毕业进入广东安装E3-1项目工地时,他惊呆了:15个同事和项目经理全“窝”在了一个4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随着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他却发现,这个小小的办公室里时常洋溢着无尽的生气和活力。

时值8月,广州持续高温,人在户外就犹如被火烧一般。有一次,罗业强刚从现场回来,见早他一步回到办公室的老师傅黄桂培正在接水。还没等黄师傅把水送到嘴边,电话响了,说是施工现场人手不够,要他赶紧过去。于是,黄师傅马上放下水杯,捞起安全帽跟施工员说了声就急匆匆地走了。看着黄师傅的背影,他愣住了:老师傅完全可以把水喝完再走的呀!可是……

工作中,施工员余德荣给他的印象极为深刻。余德荣擅长通风空调专业技术、又掌握给排水、消防喷淋的安装技术,只要是经他负责施工的工程,都以优质、高效取胜,深受甲方好评。在E3-1项目部,余得荣不顾自己年过半百,经常和年轻人“蹲守”在施工一线,要求各施工班组必须按规范制作风管,一旦发现不符合规范要求,宁愿返工也不应付了事,和人吵得面红耳赤也要施工班组按照规范做事。人家嫌他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他说,“我得为我做的工程负责!”话音掷地有声。

E3-1项目部流行着一句话:“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安装人办不到的事。”一次,业主急匆匆地跑到项目部办公室,说是户外灯光照明有问题,想请安装公司帮忙解决。项目部二话不说,马上安排人员跟进。不到一小时,问题就解决得干净利落。紧跟而来的便是业主追加签订的灯光照明合同。项目部干脆利落的作风让他印象极为深刻。

罗业强经常说,就是最初的这群安装人深深打动了他,使他下定决心并最终留在了广东安装。也正是因为这群广东安装前辈的坚韧性格、务实态度和积极的工作精神,引领着他学习、成长,为广东安装事业奉献智慧。

2014年,罗业强因工作成绩突出,被聘为三分公司澳门银河二期空调工程项目副经理。为配合业主要求,他日夜兼程,积极协助项目部组织劳动力进场开展各项安装工作;他披星戴月,来往粤澳两地,确保供货链的正常运转。别人问他,为什么你做事这么勤奋?随波逐流、得过且过就可以了。他说:“我是一个施工员。我也得为我做的工程负责!”

对。我们得为我们做的工程负责!这就是我们广东安装人对社会最深沉的爱。

 

(本文获得庆祝广东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成立六十周年主题征文比赛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