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变-钢筋铁骨的宏伟诗篇
发布时间:2018-06-28浏览 18 次
 

蝶变-钢筋铁骨的宏伟诗篇

 

公司总部总工室   程炯

 

如果建筑是一首诗,

那一定是汗水的浇筑,岁月的沉淀;

在春夏秋冬的更迭里,如蝶般幻化;

 

如果青春是一首歌,

那一定是光阴的插曲,时空的回响,

在浩瀚无边的历史中,如舟般破浪;

 

于是,我们总爱回首,在苦寻曾经存在而无果的时候,

却发现那一座座宏伟的建筑,

伴随旭日东升,尽染西山晚霞,

如诗篇般静静的在心中反复颂唱。

广东安装人,从此将青春深深的镌刻在每座建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每一次深情的仰望,都能听到自己心中那不禁的颤动。

 

翻开广东安装的乐谱,你一定会听到那铮铮铁骨的交响曲。

如果你觉得那钢铁是冰冷的,

那一定是因为它用生命的激情,燃烧铸就了如今的坚韧,

就如同广东安装精神一样。

于是记忆中,全是广东安装人如钢筋铁骨般的身影。

 

曾记否?

烈日下,那金属碰撞的声响,在我们的耳中,不再是尖锐的噪音,而是琴师指尖激荡的铿锵;

黑暗中,那闪耀夺目的弧光,在我们的心中,不再是刺眼的光芒,而是苍穹高悬千里的星光。

夜幕里,那纷飞滚烫的铁水,在我们的眼中,不再是炙热的灼伤,而是今夜璀璨绽放的礼花;

于是记忆中,全是广东安装人如琴师诗人般的情怀。

 

我们有巧夺天宫的技艺,将天边的云彩摘下,铺满奥利匹克体育场的屋顶;

我们有上天下地的法力,将天边的飞虹引来,架设在深圳会展中心的屋盖;

我们有遨游沧海的能力,将海底的鲤鱼临摹,映画在琶洲会展中心的轮廓;

我们有扭转乾坤的神力,将海边的轮盘启动,旋转着深圳大运中心的水晶。

于是记忆中,全是广东安装人如神话传说般的艺术品。

 

蝶变,一个美化的过程,却只换来世人对蝶的赞许。

而广东安装人,在背后默默的,

将热情化作阳光,

将青春化作甘露,

将爱化作灵气,

成就着一次次惊艳的幻变。

于是乎,蝶变的过程与广东安装人的人生从此纠缠在一起,

成为我们共同的记忆,共有的故事,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六十年的历程,座座丰碑都是用汗水谱写,请问,我们怎么能忘记这沉甸厚重的过去;

六十年的驻足,滔滔激浪恰似历史的召唤,试问,我们怎么能放弃这扬帆起航的机遇;

六十年的展望,无限蓝图如同宏伟的史诗,敢问,我们怎么能漠视这鹏程万里的向往。

六十年,对于一个人,那是大半生。

当我们回首,才发现在我们的人生中留下的注解是成熟。

有人在广东安装的大舞台上演绎了一生的传奇;

有人将自己的青春挥洒在广东安装的沃土里;

还有人在众里寻他千百度后,将未来托付给了广东安装这位老师。

 

在这里,我们的记忆,点点滴滴写满了追求,

对理想的追求,

对品质的追求,